澳门番摊游戏赌场-澳门番摊赌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!connect_header_login!

!connect_header_login_tip!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045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母婴用品] 种子 o0kjkicv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6-9-5 10:23:50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种子是我们的大学舍友,之前,我们四个人之中唯一一个没通过英语四级的便是他。他的功夫是一点儿都没少下,甚至我们都在通宵上网时,他还在宿舍里“独守空房”,背诵着”abandon”的拼写方式。无奈,出身农村的他从小在英语上就没有什么优势,虽然晚自习一节没落,但最后成绩出来却还是差着几分。   

  别看种子英语不行,他也有自己的闪光点,那就是“听话”。说白了,就是逆来顺受,任人摆布。晚上十点钟,宿舍大门都临近关闭了,已经洗刷完躺在床上的我们还是会支使他去帮忙买宵夜,只要有一个嚷嚷着要吃萨其马,其他人也仿佛“饿鬼附身”,纷纷叫嚷着要吃这吃那。买一份宵夜,我们给他一块五毛钱的“跑腿费”,他也非常乐意,经常屁颠屁颠地像接了圣旨一样,风风火火地跑到宿舍旁的小卖部,招呼老板给他拿我们需要的东西。   

  打牌的人凑不起来时我们才会想到他,给他打电话,编各种理由骗他赶紧回宿舍。   

  “种子,西瓜被人打了,嗯,打的可严重了,脑浆子都打出来了,你快回来吧!”   

  “喂,在哪儿呢?什么?自习室!你还有闲心上自习?刚才宿舍着火了,把咱们的被褥都烧了,你赶紧回来看看吧!”   

  “种子,你老爹从老家来看你来了,现在正坐在宿舍里和我们聊天呢,快回来!”   

  每次种子都会上当,然后火急火燎地跑回宿舍,他刚一推门进来,我们就拉着他坐下,催他赶紧摸牌。西瓜安然无恙,宿舍完好无损,也没他老爹的身影,但种子从不和我们红脸,依旧笑呵呵地说:“行,学习学累了,那就打两把。”说是两把,每次都被我们逼着通宵达旦。   

 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三年,我们升入大四之后也没有去找实习工作,依旧每天在宿舍里疯玩儿,使唤种子做这做那。但是,种子变了,因为通不过四级考试的学生,学校不给发学位证,这下种子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每天都玩儿了命地跑去自习室学习。我们再编故事让他回来的时候,他也不上当了。   

  一天晚上,打牌的人实在是凑不起来了,都跑到隔壁宿舍借人去了,但还是差一个。“喂,种子,你老爹从老家来看你了,他说可想你了,让你快过来见他。”种子半天没说话,扣掉了电话。一看软的不行,只能硬来了,西瓜和麦穗跑去自习室把种子强行拉了回来,无论他怎么挣扎都不管用。被按在牌桌前的种子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我们,说:“明天早上四级考试,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,我想早点休息了。”   

  “不行!就差你一个人,你睡了,牌就没法打了。”麦穗不干了。   

  种子也不说话,径直向床边走去,一头扎在床上。麦穗一看,平时唯唯诺诺的种子竟然学会瞪眼了,也上了邪劲,愣是把种子又拽了起来。种子接着躺了下去,麦穗接着拽。反复几次,种子一把甩开了麦穗的手,我们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了愤怒。这种平时老实巴交的人发起怒来绝对堪比,火山喷发,我们一看苗头不对,赶紧冲上去把他们分开。   

  此时,宿舍的门开了,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妇女,看穿着是从农村来的,田间地头长期的太阳暴晒让她的皮肤看上去干燥无光,有几处还有龟裂的痕迹。她面露疲惫的神情,谨慎地扫视了宿舍中几眼,最终目光落在了种子身上。   

  “娘!”种子一下子从人群中挣脱出来,跑到了妇女面前。“娘,你咋来了?”他把女人让了进来,给她搬了把椅子坐下。   

  “种子,娘听你妹妹说,明天你要考个什么四级考试,还挺重要?娘也不懂,听说你考了几次都没通过,明天是最后一次了。虽然咱们是农村里出来的,但只要努力,娘相信你一定行的。就像咱们种庄稼一样,只要播下了种,不管老天爷是旱是涝,最后总有些收成。最近努力学习了吗?”种子的母亲用带着浓厚家乡口音的普通话说。   

  种子用力点了点头,说:“嗯,娘,我每天都努力学习,您放心。”   

  “那就好,你爹在天有灵,会保佑你的。每次都会这样,还记得你准备高考的时候,我天天在你爹的坟前念叨,才保佑你考进了这么好的学校。你爹当时给你起名叫种子的时候,除了我们是庄稼人的原因外,还希望你能像一颗种子那样,无论再难,都顶着土向上拱,最后发芽生长。”   

  一瞬间,我们都愣住了,种子的父亲在他高中时去世了?我们平时竟然用“他爹来了”这个谎话“骗到”了他那么多次,他都没生气。   

  “娘,俺给你介绍,这些都是俺的舍友,这是西瓜,这是豆苗,这个叫麦穗……他们平时可照顾俺了,给俺钱花,他们都是好人。”种子说道。   

  “好,好,娃儿们,俺家种子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   

  “阿姨,没事儿,种子是我们一辈子的兄弟朋友,以后您就是我们的干娘!”麦穗大声说,我们都随声附和。   

  种子的娘说她晚上要住在学校旁的小旅馆,四十块钱一晚上,房间里只有一张床。西瓜忙说:“阿姨,住宿的事儿您别心。”随后,他去联系了周围的一家快捷酒店,交了房费。种子娘要给他钱,西瓜说:“娘,您别这样,我们都有钱,您快收起来。”种子娘进入房间后说这是她这辈子住的最好的一件屋子。   

  麦穗把我单独叫出了宿舍,说:“豆苗,我们这里面就属你的英语最好,种子这次的四级必须通过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咱们干娘知道。”   

  我当然明白。   

 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的时候,种子尖叫着从床上跳了起来,他纳闷儿自己的闹钟为什么没响,明明定了六点的。他赶紧穿好衣服,嚷嚷着要去考四级,麦穗和西瓜一把拦下他,“种子,别去了,八点四十五就不让进场了。你现在去,也无济于事了。”   

  种子听了,颓然地坐了下去,嘴里嘟囔着“完了,都完了。”   

  “想开点儿嘛,没准儿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糟呢?”麦穗安慰他。   

  “豆苗去哪儿了?”平时最能闹腾的我不在,种子感觉少了点什么,就问。   

  “呜……我们也不清楚,可能去上自习了吧?”   

  两个月后,到了四级出成绩的时间了,种子垂头丧气地躺在床上,麦穗说:“去网吧查查成绩吧!”   

  种子摇摇头:“我都没去参加考试,怎么可能会有成绩?”   

  “那就更应该去看看啊,万一有成绩,那就是咱赚的。走,我陪你一起。”麦穗生拉硬拽地把种子拖去了网吧。   

  一个小时后,种子疯了一样从网吧重回宿舍,拖鞋在半路都跑掉了一只,他嚷嚷着自己的四级竟然不是缺考,有分儿,而且还通过了
分享到:  !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q!!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q! !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zone!!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zone! !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t!!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t! !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pengyou!!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pengyou!
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sanhe.com     工信部备案号:京ICP备12031480号-2 |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140281号 |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B2-20140036 | 公安机关备案号:13101002000005

GMT+8, 2018-11-14 01:46 , Processed in 0.062804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0